這里是歐洲的后花園,有童話般的居所,美不勝收;

  ● 這里的人獨辟蹊徑,并且死磕到底,追求極致;

  ● 這里的企業可以幾代人干同一件事,商業模式講究的是“一米寬,百米深”

  在全球20大創新經濟體中,瑞士連續8年全球創新指數排名獨占鰲頭。

  精密制造之瑞士鐘表

  這就是瑞士,一個迷你型的山地小國,既缺原料又缺能源,然而這里卻是全球最富有的國家之一。每當提到一個國家或者地區,就會讓我們想到一種代表,就像提到法國會想到時裝,提到奧地利會想到古典樂那樣,提到瑞士,就會讓人聯想到瑞士鐘表。

  資源稀缺的瑞士人恰恰把弱點變成了優點,并通過智慧與執著,開辟出了一條屬于自己的道路,把不多的鋼鐵材料鍛造成世界上最精密的、各色各樣的高級鐘表。

  為什么瑞士鐘表是世界上做的最好的產品?因為在瑞士人的心中,沒有“隨便”二字,每一件事情的準確性,完整性,調和性,耐用性,實用性,以及設計的美觀性都特別講究。在處理每一個工作細節時,他們都會認為上帝在注視著自己,仿佛手中的每個零部件都是一件藝術品正在被欣賞。

  因此,他們會細心打磨,每個人都各司其職并把手上的工作做到極致。往往一顆粗細如頭發絲般不起眼的螺絲釘,他們都會將鋼塊打磨到完全貼合工藝要求,包括完整的長度,厚度和高度等。當雕刻的螺紋全部清楚達到了最精致的時候,才會放下,然后接著做第二個,第三個…就這樣如此往復,百年如一日。

  同時,瑞士人在機械表的功能上還在不斷進行創新升級,并研發出諸多極其復雜的工藝,把精密機械發展到了極致。除此之外,還潛心研究腕表材質,無論是新的陶瓷還是各種各樣新的金屬都令腕表變得越來越“好看”、“好戴”。

  1560年,瑞士鐘表匠布克曾經說過:“一個鐘表匠在不滿和憤懣中,要想圓滿地完成制作鐘表的1200道工序,是不可能的;在對抗和憎恨中,要精確地磨銼出一塊鐘表所需要的254個零件,更是比登天還難?!闭缢f,制表匠的工作繁瑣而枯燥,花一整天打磨一個零件也是平常的事情,如此沒有一顆平和的心態是不可能完成的。

  制表師們也是幸運的,雖然這里資源貧瘠,但卻得到了上天恩賜的美麗景色。在瑞士這樣一片風景如畫、充滿詩意、更是常見白雪皚皚的仙境,美得足以讓每位身處這里的人們都“靜”下來。

  制表師們的工作室通常直對著窗外優雅的風景,不難想象,在這樣沒有干擾的環境下工作,制表師們才能制作出精確的腕表,打磨出美輪美奐的機芯,讓瑞士鐘表得以獨步天下。

  當然,鐘表僅僅是瑞士制造中有代表性的產品之一,在瑞士,還有非常多的知名品牌產品享譽世界。

  瑞士制造業中的“隱形冠軍”

  瑞士制造業中還有很多這樣的“隱形冠軍”,從瑞士出口商品構成圖中可以看到,瑞士每年出口大量的零附件,這些零附件很多都是“隱形冠軍”企業生產的。

  同時,我們從表格中還可以看到,2018年,鐘表出口只占瑞士出口總額的7%,這說明瑞士可不單單是“鐘表王國”。

  比如全球麥當勞餐廳廚房設備均由瑞士弗蘭卡公司提供,世界上75%的意大利面條由瑞士布勒集團制造的機器生產;大多數國家中央銀行填寫銀行票據使用的都是瑞士錫克拜公司生產的絕密墨水;而類似這樣的隱形冠軍企業瑞士共有110家。

  瑞士維氏刀具是瑞士企業中“隱形冠軍”的典型代表,這家發展歷史長達120年之久的全球知名企業,并不在世界百強的名單中,而讓品牌享譽全球的是維氏刀具的鋒利、結實、耐用、精益求精,維氏刀具創造了人類刀具史上的奇跡。為使每一把維氏刀具都能讓人受用一生,一把普通的刀具制作工序在200道以上,而其中一款“瑞士冠軍”型號的刀具,其工序超過450道。

  在瑞士主要的城市里比如說洛桑、蘇黎士、日內瓦,你能發現數以萬計這樣的中小企業,他不僅是一生一世,甚至是幾代人只做一件事。

  瑞士國土面積雖然只有4.1萬平方公里(重慶市8.2萬平方公里),人口僅有800多萬,而經濟體量卻是大象級別,誕生了14家世界500強企業,并且常年“霸榜”,涉及金融、醫藥、零售、工業制造等行業。

  從高精密的機械手表,到粗大笨重的水泥,從工廠里的機床,到餐桌上的食品……瑞士制造涉及的領域不多,跨度卻很大。更重要的是,但凡涉足的領域,瑞士都具有極強的競爭力,幾乎都做到了世界第一。比如擁有全球最大的貿易商嘉能可,全球最大的食品制造商雀巢,全球最大工業機器人生產商ABB,全球最大水泥制造商拉法基豪瑞,全球最大的人力資源公司德科集團。

  迅達集團:世界第一大自動扶梯生產商

  迅達集團是一家以生產優質電梯為主業的公司,由羅伯特·辛德勒先生于1874年在瑞士創立,總部位于風景秀麗的盧塞恩,至今已有140多年的歷史,是世界第一大自動扶梯生產商,同時也是世界第二大電梯供應商。

  目前迅達集團在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擁有90多個控股公司, 設立了一千余家分公司或分支機構,年營業額超過100億瑞士法郎,每天全球有超過10億人次乘坐迅達的電梯及自動扶梯。迅達電梯的產品種類全面,主要包括電梯、自動扶梯和人行道、貨梯和專用電梯。迅達電梯含蓋從低端的住宅電梯到高端的商用電梯。

  精密的瑞士機床

  “瑞士機床”享譽全球。作為德語系國家之一,瑞士人沿襲了德語國家嚴謹認真的“工匠精神”,對工藝有著精益求精的執著。無論經濟危機,無論任何的歐債危機,瑞士機床始終是屹立不倒的隱形冠軍。

  曾有人問過某瑞士老板,“你就不怕我把你這公司,把你整個的產品拆開了做逆向工程嗎?”這老兄聳聳肩來了一句“try”,你試試。要知道,這公司的機器全部手工打造,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人能夠仿制,里面有非常非常關鍵的零部件、工藝,包括一些模具、關鍵地方的零配件,全部都是這個瑞士老板手工一點一點打磨出來的。

  斯達拉格集團是制造高精度機床的全球技術領導者,產品主要用于對金屬、復合材料及陶瓷材料工件進行銑削、車削、鏜削和磨削加工。主要客戶為在航空航天、能源、運輸和工業領域從事國際業務活動的公司。除了機床系列,斯達拉格集團還提供集成的技術和維護服務。

  斯達拉格集團總部位于瑞士羅爾沙赫,并在瑞士、德國、法國、英國和印度設有生產基地,同時在許多其他國家建立了銷售和服務子公司網絡。

  瑞士是世界的藥廠

  瑞士是全球的醫藥研發中心之一,擁有羅氏和諾華等醫藥巨頭和數百家中小型醫藥研發企業。2018年全球制藥企業榜單,前三中,瑞士獨占其二。這兩家藥企都非常強大。

  羅氏制藥是瑞士第一大藥企,它的競爭對象是美國輝瑞,它們常年搶奪誰是世界第一大制藥企業的寶座。羅氏在抗腫瘤藥方面處于霸主地位。研制的“奧司他韋”,被公認為是唯一一種對禽流感、甲流等嚴重疫情有顯著療效的藥物。諾華研發的格列衛,創造了526億美元的銷售額,即便過了專利期,2017年仍有19.4億美元的銷售額。

  在智能制造領域,瑞士制造冠絕全球

  以機器人為例,世界上最早的寫字機器人便起源于瑞士。今天,除了工業機器人巨頭ABB這樣的大公司,瑞士還有火星探測器使用的maxon電機、穩坐醫療康復界霸主的Hocoma以及四足機器人ANYmal等知名企業。

  ABB集團是老牌世界500強企業,集團總部位于瑞士蘇黎世。由瑞士兩家百年企業在1988年合并而成,業務遍布全球近100個國家,擁有13.5萬名員工。單在中國就有員工1.8萬名。ABB以市場為導向設立了電氣產品、機器人及運動控制、工業自動化和電網四大事業部。如今,它已成為電力和自動化技術領域的領導廠商。

  放眼全球市場,ABB四大事業部排名均首屈一指:電氣產品市場位列第二;運動控制市場位列第一,機器人市場位列第二;過程控制市場位列第一;輸配電市場位列第一。

  瑞士還有一家知名的的機器人廠家,它就是史陶比爾集團(英文名:Staubli ),改公司創立于1892年,有著100多年的發展歷史,是紡織機械、工業連接器和工業機器人三大領域機電一體化專業供應商。它將機械運動和技能和技術投入到機器人當中,其產品憑借技術及商業領域的安全、可靠和高效,成為全球領域的工業機器人領先者之一。

  加上世界頂尖的理工類大學蘇黎世聯邦理工(ETH)和洛桑理工(EPEL),機器人領域世界級的教授和大量高素質人才匯集于此,瑞士因此被稱為“機器人界的硅谷”。其中著名的蘇黎世聯邦理工(ETH)大學是愛因斯坦的母校,誕生過32個諾獎獲得者。

  瑞士制造早已在人們心目中建立起高品質的形象,它既代表著可信的技術質量,又是美觀的代名詞。

  對比德國制造,瑞士人經常會開玩笑說,我們就是比德國制造貴那么一點點,但是更精準一點點,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了瑞士制造的特點。

  瑞士資源的稀缺性決定了它不會像很多國家那樣,可以去靠低價和別人競爭,只能走更加精密、更加創新的路線,才能夠以相對較貴的價格把產品銷往世界。

  因此,瑞士企業如果沒有技術創新的話是非常難生存下去的,這也是瑞士為何連續第八年在全球創新指數中榮膺桂冠,在多個專利和知識產權相關指標中都排在第一位,在高端及中高端技術生產方面排第二位,在研發支出和本地高校質量等方面都名列前茅。在瑞士,每1000人中就有11.2人是科研人員,瑞士的研發支出約占GDP的2.9%。

  相較于瑞士制造,浮躁,是很多人對中國制造業的印象,急于“開疆拓土”,過于追求產量規模,不太注重品質、品牌,缺乏精細化精神。熱衷于短平快,熱衷于模仿,熱衷于跟風潮。

  正因如此,在環境風云變幻、社會快速轉型、產業調整劇烈的時代,我們恰恰需要的正是瑞士制造這種“靜”的力量。靜下心來思考如何深入把握住市場需求,如何來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技術與產品,如何在這個浮躁的社會中找準未來發展方向。